飞艇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作文 > 高考作文 > 高考材料作文 > >

2016年山西高考语文作文点评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2016年山西高考语文作文点评

太原成成中学语文教师郭永超   王建宇摄

人民网太原6月14日电(王建)2016山西高考语文考试已经结束后,人民网山西频道邀请了太原成成中学语文教师郭永超就高考作文进行了点评

2016年山西高考语文作文点评

高考又一年。今年的高考作文,只有“图”,而没有“文”。乍一看,可能会让人直呼意外,而顿感手足无措。冷静读图,与考前“火热进行中”的“任务驱动型”作文训练相对照,似乎貌相远,实则神相同。

一幅漫画,四张图构成,可分为左右两组,呈现两种情形。学生甲,考试分数由100变成了98,换来的,由一吻变成了一巴掌;学生乙,分数由55变成了61,回馈给他的,由一巴掌变成了一吻。一个孩子的喜怒与哀乐,全都系于自己考试分数的好坏变化;一位师长的奖惩与爱恶,也全都随着孩子考试分数的高低起伏。

考场内外的你我,可能都曾经是或者正在成为这幅漫画的主角。由此,今年的高考作文还是贴近生活、贴近现实的。

孩子该如何是好?家长和老师、学校和社会又该何去何从?对此,你有何看法?也可以体现出自己的思考、权衡和选择。

在这一点上,与大家关注与期待的“任务驱动型作文”亦可殊途同归。

从漫画看,是一个学生考场的得分,也是一个人各个人生舞台的得分。是“教育”的话题,也是“发展”的话题。数字之外,还有更重要的精神、品质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成长。一个学生如此,一个人如此,一个行业一个领域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亦如此。

“选择角度”,并非难事;“确定立意”,也好下手。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立意:

1、陟罚臧否,不惟在分。

2、教育之本,分数之外。

3、考试之外,别有天地。

4、透过分数,反思教育。

5、一掌一吻,输赢人生。

6、赢得数字,赢得未来。

7、只要前进,就是胜利。

8、进退之间,冷暖之辨。

从教育的角度入手,可以这样分析:

绝大多数人,都在各种各样的分数里纠结着,挣扎着,想说爱你不容易,想要离开更不容易;少数在此方面有强势智慧者,于考场上所向披靡,一路凯歌;另有极少数怀揣绝技且魄力异常者,毅然出走,择其“擅”者而从之;还有……

教育,这个话题,依然沉重。没有分数,便丢掉了现在;只有分数,又极可能失去了将来。 只是,分数成为了一切,学生就变成了考生,教育就变成了考试。

想起赫尔曼?黑塞的小说《在轮下》。追求功名,努力学习成为汉斯的目标和唯一追求。对妨碍学习的事一概弃而不顾。搞园艺养兔子以及钓鱼的习惯也都戒除了,“潜伏在考试的恐惧和凯旋之中的功名心重又冒头,搅得他不能平静”。 汉斯循规蹈矩地按照社会早已俗定约成的道路奋斗。追求第一名成为唯一的理想。成为世人眼中塑造的模范生。显然,模范生只是符合了校长、父亲、老师、同学心目中的标准,但是,却失去了自我。所有人都在逆来顺受的接受着,少数的叛逆者也都遭到了严厉的处罚。

“在轮下”,有对灵魂自由的诉求,有对理想信念的追逐,有对青少年人权的捍卫,有对传统教育体制的控诉和抗争。学生在题海里挣扎,在作业中跋涉,在考场上蜕变,在斥责强制中长大。眼镜渐厚,分数渐涨,脊骨渐弯,精神渐无,最终跌落在无情而庞大的车轮之下。

教育是拿一个民族的未来作赌注,稍有不慎,它将吞噬整个民族的希望。教育,绝不仅仅是考试的分数。一个人,一技在手,精益求精,亦可成为“大国工匠”。如,火药雕刻师徐立平、深海“蛟龙”守护者顾秋亮……而那“恢恢乎若游刃有余”的庖丁、那“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的郭橐驼也都令人钦佩。

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学习,不止是当下作为结果的分数,还有过去复杂的成因和未来巨大的变数。各项竞技与发展都是这样,如我们为刘翔的奇迹而欢呼,全民都给他献上“一吻”,而当他失败时,有都是毫不犹豫地“一巴掌”。这样,功利而缺少理性。同样,当我国的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时,这个数字让多少国人激动万分,而多数人却很少思考数字背后的问题。这些,都可以是漫画给我们的启示。

因此,今年的高考作文题,是让学生有话可说的。

此外,我认为“任务驱动型作文”还应该是以后备考的一个重要方向。因为通过增加任务型指令,可以有效地解决作文宿构与套作的问题。近年来通行的材料作文,学生极易从中抽取一个话题之后另起炉灶,选择一个自己有所准备的角度生拉硬拽,牵强附会。多是材料的堆砌,少有思想的表达。

同时,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近年来,无论是各地的高考真题,还是海量的模拟试题,几乎都是事理类材料。它们沉浸于虚拟的寓言故事和飘忽的哲理思辨,而避开了当下的现实生活和沉重的公共事件,于是,学生们也就有机会故作风雅,无病呻吟,常常是在在故弄玄虚中编造生活的智慧。如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言,“我贴着地面行走,不在云端跳舞”。贴近大地,才有可能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没有了时代感和现实性,再漂亮的文字也都不会有什么生命力。

文章,还是要“合为时而著”;歌诗,亦要“合为事而作”。这当是写作的最高境界。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